對話設計師Claudio Bellini:把設計當作一場冒險

制服
制服訂做
企業團體制服
大學團體服
公司團體制服
意大利設計師Claudio Bellini將設計喻為思想的冒險。秉持探索的激情,懷抱開放的態度,他的冒險之旅一走就是近三十年。不久前我們見到瞭他,他說這一路以來有過恐懼,有過疲憊,但更多的是面對未知產生的好奇與最終收獲帶來的驚喜。這位設計二代已經迫不及待要在新的土壤呼吸,投入嶄新的旅程。“設計的過程是一個不斷尋找、發現、創造美的過程,這是設計師與生俱來的使命。為此你要擁有廣泛的文化背景、極高的社會敏感度,能夠先於普通人更早一步瞭解到時代的需求和審美口味,並在這個基礎上發揮自己的創作。可以說,某種程度上,設計師是人類的先知。”說這句話時,Claudio Bellini面上並無一絲驕傲。他並不是那種以固執自負回敬不被理解的孤獨的造物者,相反,憑借謙遜的態度和開放的思維,他的個人工作室Claudio Bellini design+design贏得瞭包括Artemide、Castaldi、Driade、Flou、Natuzzi、Poltrona Frau、Riva 1920、Steelcase、Venini、Vitra、Walter Knoll等一眾品牌的信賴與合作,成為近年來活躍於傢具產品、室內、建築等諸多設計領域的最具影響力的歐洲設計工作室之一。Claudio為品牌Frezza研發的DR辦公系統,其中書桌采用實木單板結構以及玻璃臺面,意在打破傳統金屬材質可能帶來的死板感覺,分享一種休閑辦公的理念。令人訝異的是,在高產出的作品量背後,Claudio的團隊人數實際上並不多。工作室2006年成立於米蘭,多年來一直維持著由10-12名年輕設計師組成的規模。他們通常由Claudio親自挑選,來自不同的文化背景,一般停留的時間在2-5年。在Claudio的總體協調下,工作室的運轉靈活而高效,設計師們能夠在全球化浪潮下進行充分的文化與思想交流,同時團隊始終保持著新鮮的血液和活力。“我們生活的這個時代充滿瞭人才與創意的流動。面對高速變革中的社會需求,創新而多元融合的思維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重要。”並且,他表示自己從不給設計團隊任何分工上的限制,“他們每一位都能直接參與到設計的各個環節中,從項目創意到成果展示,包括客戶關系的維護。”由於絕大多數的設計作品都是來自於世界各地的委托方遞出的商業項目,因而與客戶的關系維護是Claudio在設計環節中至關重要的一環,對此他毫不諱言。“絕不能因自己身為設計師的本領而攜帶一種傲慢的態度。如果你心中的念頭是無論如何要征服他、戰勝他,那你從一開始就輸掉瞭,因為這是對戰爭的態度,不是對合作夥伴。你所要做的所有準備工作,就是要用謙遜的態度去瞭解對方,他的產品需求和對市場的理解。隻有以這樣的方式才能建立起一種讓你的委托方真正參與到你的設計裡的溝通關系。”或許正因為這樣,很多品牌在已經擁有in-house設計團隊的情況下,依然願意聘請Claudio作為藝術總監參與他們新增產品線的研發。以絢麗色彩及鮮明造型打造的塑膠書櫃Urban,單體呈L型,包含三種不同的收納尺寸,可通過組合搭配創造多樣化視覺造型。(Casamania)意大利鍋具品牌Barazzoni自2003年起便邀約Claudio一起合作開發產品,同時請他把控品牌及包裝設計。Claudio隨後協助其推出瞭代表系列My Lady,並一舉獲得德國紅點設計大獎。 “一開始我有過擔心,因為可供設計的部分實在是太少瞭,畢竟鍋具的材質與造型都是限定的。”但是他很快在細節上找到瞭突破口,發揮實用主義精神,用線條平緩流暢的把手解決瞭鍋蓋放置的問題。“最後還是生活經驗幫助瞭我。我平時很喜歡做飯,但是烹煮的過程當中,很討厭的一件事情就是不知道該把鍋蓋放哪,可能一不小心就會把灶臺弄臟,然後還會被我太太念叨。於是我想,為什麼不幹脆調整角度,讓鍋蓋掀起後可以直接靠在鍋邊?”盡可能結合功能需求而給出解決方案,一直是Claudio思索的方向。Barazzoni旗下My Lady系列湯鍋。與Natuzzi的合作則開始於2012年。短短幾年間,Claudio設計瞭包括Piuma軟包床、Segno沙發、Don Giovanni沙發等在內的多款暢銷產品,將和諧舒適的生活方式從客廳、起居室延伸到臥室。“‘Piuma’在意大利語中的意思是‘羽毛’,它是我的靈感來源。我希望通過這件產品傳遞出一種柔軟輕盈的感覺,讓看到它的人產生想去接觸它的念頭,跟它建立情感上的聯系。Segno也是如此。它的椅背非常柔軟,可以自行彎折調節,模擬出不同的表情,讓傢居環境多一點人情味。我認為,設計有時候不單純是出於美學的需要,更重要的是一種情感的溝通。”極具都會風格的Forma沙發,如其意大利名“模塊”的涵義,擁有豐富的組合性,帶給瞭人們自由詮釋空間的權利。同時面料部分提供皮革和佈藝套面兩種選擇,一為對比滾邊處理的自然佈面款式,一為強調馬蹄形車縫線的優雅皮革款式,讓同一沙發呈現不同的面貌。(Natuzzi)Claudio出身設計世傢,他的父親是意大利教父級建築師Mario Bellini。1990年Claudio從米蘭理工大學建築和工業設計專業畢業之後,在父親創立的Mario Bellini Associati工作過六年,父子倆聯手參與過多項國際建築設計項目的方案競選。盡管從事業開端起就籠罩在父親的盛名之下,Claudio卻並沒有為此過多糾結,他說自己總是習慣看向積極的部分。“我和父親的關系非常好,是他帶領我踏入這個行業,並在我工作的初期階段教會我很多,這是許多人求之不得的幸運。我們還曾一起周遊世界,駕駛一輛車從米蘭出發,開出三萬公裡,一直深入到中東的沙漠地帶。剛出發的時候,我心裡其實有過一絲害怕,因為不清楚前方等待著的是什麼。但緊接著我發現,我其實很享受這種生活方式,永遠充滿驚喜,隨時準備跨入一個新的故事。”於是在1996年,Claudio決心在新的領域探索,他隨後創立瞭實驗工作室Atelier Bellini,開始瞭對技術和材料的創新研發。意大利傢具品牌Riva 1920將水城威尼斯海水中用來停泊船隻及警示潮汐變化的木桿回收利用,邀請諸多設計師共同設計出Briccola系列。這件Venice咖啡桌由Claudio操刀設計,他以威尼斯的水淹街道為靈感,采用鏡面鋼串聯被切割的木頭,展現出優雅自然的魅力。對於一位創造者而言,材料與技術總是無數靈感的來源,它們總能拓寬人的想象力與創造的可能性。不過Claudio始終保持警醒,“在項目的推進過程中,材料與技術可能是達成某一結果的提示、建議或者工具,但如果使用不當,尤其是當缺少突出的創意作為支撐、賦予項目獨特的價值,那麼即使最頂級的材料、最先進的技術,也無法單獨發揮作用,保證得到高品質的成果。” 兩年之後,他為Frezza研發的革命性創新辦公傢具系統TW系列問世,被視作為當代辦公環境帶來瞭全新視野。此後,Claudio在辦公領域持續投入關註,並在過去近20年間引領著工作環境的整體演變和發展趨勢。“我們應該牢記,設計一張辦公桌椅或一套辦公傢具,不僅僅需要考慮人體工學的整體標準,更重要的是,同時我們還是在提供一個空間,一個工作環境,能夠給予人們激勵,讓他們愉悅地接受和推動日常工作的進行。”Claudio為德國傢居品牌Walter Knoll設計的Gio椅。關於如何界定個人的設計風格,Claudio認為,比起風格,他更傾向於說是創造的過程或方法。“在全球化背景下,設計風格已不再是某種關聯緊密而含義確切的文化表達。它呈現出多樣性,有時甚至是互相背離的形式語言,比如極簡主義和裝飾主義。”而他所做的工作就在於,在重視內容的同時,依據自己的敏感思維配合產品的使用環境進行設計。那麼作為一個創意工作者所面臨的挑戰是什麼?Claudio給出瞭這樣一個答案,“我們今天所處的這個世界充滿瞭變數,和諧與不和諧是無時無刻不同時存在的。但不和諧並不等同於混亂,我不認為它是一個消極的詞。恰恰相反,能夠將和諧與不和諧打磨、調和、共生,正是這個時代對設計師創作功力的考驗。”還想看更多設計資訊、設計新聞?請瀏覽文創資訊設計頻道責任編輯:許文雅

source:http://news.vsochina.com/design/427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