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師張周捷:將無盡之形幻化為真

團體服設計
團體服設計
d cup內衣
e cup內衣
f cup內衣
張周捷,工業設計師、數字藝術傢、張周捷數字實驗室創始人,畢業於英國中央聖馬丁藝術與設計學院,系英國建築史協會訪問研究員。歸國後,在國內眾多高校從事教學工作的同時,於2010年在上海創辦個人數字設計實驗室,借助計算機運算程序探索前沿數字化技術和工藝。張周捷自詡為一個邏輯極簡主義者,在他所探究的數字化創作領域裡,計算機語言“造物”的形態沒有窮盡,而他著迷於以趨簡的方式去探討此間蘊藏的邏輯關系。在他看來,數字語境可以成為一面與自然界平行的鏡子,三維點線面不僅模擬著萬物的構成,同時這些狀態在一定邏輯關系中發展成形,正如千變萬化卻道法自然的現實環境。從十年前開始關註計算機語言及演算法則,到逐漸確立獨有的思想體系並成立個人實驗室進行實踐研究,繼而通過實體制造工藝將其落地,張周捷正在努力將腦海中浩瀚無邊的數字宇宙一步步變為現實。自幼跟隨父親學習中國水墨畫,張周捷曾經一度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推崇者。大學從中國美術學院畢業後,他決定出國看一看,隨後前往英國中央聖馬丁藝術與設計學院進行深造。在歐洲求學的兩年時間裡,他的思維被徹底地解放。“從小影響我較深的是中國的道傢思想,道傢推崇自然而然,無為而治,遵循的就是所謂的‘道’。而西方的哲學傢也有相似論調,如亞裡士多德的‘四因說’中,物體的‘形式因’潛藏於其內部,在持續發展中這些形式因’會逐漸顯現,直到抵達最後的完成階段。而計算機演算的類自然性,正好能夠論證這些理論。在我最終的創作品中,你會發現,既沒有西方痕跡也沒有東方痕跡,因為我所追求的不是物體的外在形態,而是真理,是未來,是形而上的精神思考。”張周捷與Nike Lab跨界合作的《Mesh Gate #03》,采用Mesh的方式重構瞭標準五人制球門。2010年,張周捷在聖馬丁的研究生畢業展上首度展示自己的成型創作《Triangulation Chair》,其靈感源自對3Dmax中“網格平滑”(Mesh Smooth)這一形態算法的研究。圍繞在數學邏輯下相互關聯的三角形切面在鏡面材質的烘托下極具未來感,使得這把金屬座椅一經亮相便一鳴驚人,從此成為國內外各大設計展上的寵兒。然而有趣的是,“Triangulation Chair”的得名其實來自於一傢前來采訪他的英國媒體。實際上,張周捷本人一直習慣於通過計算機語言作為編號區分作品,而不是以特別命名賦予作品特殊的含義。對他而言,計算機生成品是去主觀化的結果,它們自成邏輯,並不以人的思維為轉移。從2016年起,張周捷便以“網格面”這一計算機基本圖形語言為起點出發,通過一系列具象化的網格面成品,從虛擬到現實,從在有限四方體內模擬水波紋的流動,到以計算機生成真實的河流裝置,初步進行瞭網格面成形及制造的試探。去年3月,張周捷攜全新作品《Mesh Series 網格面系列》亮相“設計上海”,采用不銹鋼打造的網格面裝置在彼此聯結的三角網格中形成起伏不一的表面形態,模擬出近似於水面的流蕩浮動,其無窮結果正如自然水面形態的無可預計。今年,這項研究向著更廣、更深的方向拓展。3月,他在上海西岸hiart藝術空間舉辦個人藝術首展,通過更為嚴峻鮮明的高差變化、更為激烈動態的豐富層次演繹愈加復雜的立體結構,以計算機語言媒介達成藝術與技術的共體。在張周捷位於松江的工作室的展架上,擺放著一些他與學生們一起研究創作的練習作品。在被問及對個人身份的界定時,張周捷這樣回應,“我到底是設計師還是藝術傢,我是在做藝術還是設計,其實我也不太在意。因為身份是一直處於轉換中的,並不固定。重要的是我所要探索的方向,是不是具有值得探索的價值。”作為以身踐行數字化創作的先行者,張周捷接下來還將嘗試挖掘更多的邏輯體系,運用更多的制造材料,孵化更多的表現方式。而對於觀眾來說,一個逐漸顯形的數字化未來也正在慢慢臨近。對話張周捷對你而言,創作意味著什麼?我的創作研究始終維系在兩個方向:一是基於數字語言本身,探究計算機如何追隨某一目標“建造”事物及其過程。二是將數字生成方式聯姻實際制造,通過優化可落地的制造工藝轉向能夠帶來實際意義的應用。對我來說,創作意味著一個自我學習的過程,以及一個重要的價值輸出手段。你希望通過創作達成怎樣的理想?朝著計算機數字化的終極目標前行,見證它們像自然界造物那樣,不斷地衍化、豐富、合理,帶來更加絢麗多彩的世界。在我眼中,工業化生產是千篇一律的,而數字化生產卻能夠帶來接近自然的、無窮無盡的變化。計算機生成物所具有的特有的美感和邏輯,是人腦所不能達到的。而且,它具有自發性,是不能夠被預設的。就相當於發明一個基因,它會依照自己的邏輯以合理的方式進行衍化。我希望能夠把這樣的創作帶到公眾面前,得到他們的理解與認可,無論在藝術層面,還是產品設計層面。你心目中理想的空間是什麼樣的?接下來有更換工作室的計劃,我們已經在市郊的一個創意園區選好瞭廠房,希望能夠把制作工廠和工作室安排在一起,便於團隊之間的溝通和協作。我對工作環境的構想,就是非常幹凈、整潔,很系統化,人員組織井然有序,類似於飛機制造現場的感覺。在墻上還可以掛一些有精神指引力量的句子,比如 “無盡之形最美”。這句話來自於著名生物學傢肖恩·卡羅爾的同名著作。談談你對理想精神的理解。它是一個人的使命和信念。當你相信你所為之奮鬥的東西是正確的並且是可以實現的,那麼其他一切困難和束縛都是可以克服的。我把自己歸為現實理想主義者,就是在現實的基礎上盡可能實現理想,不讓理想變為空想。你最近實現的一個理想是什麼?今年3月在西岸hiart藝術空間舉辦的《網格狀態Mesh / State》個展。前幾年比較多地出現在設計展上,這次是真正意義上第一次舉辦個人的藝術展。專業的藝術藏傢、媒體、展館對我們的接受度遠超乎我們的想象。我猜可能是因為並沒有太多的藝術傢相對技術化,對計算機的理解較深刻,所以對比之下顯得我的創作獨樹一幟。你最仰慕的理想傢是哪一位?Elon Musk,SpaceX、特斯拉汽車及PayPal三傢公司的創始人,他對這個時代有巨大的推進作用。他是個真正的理想傢,甚至可以說是一個很狂熱的人,有很多瘋狂的想法,比如像超級高鐵真空管道。但是當他真的去做瞭,並且真的把事情做成瞭,我覺得還是很有說服力的。他不是像很多創業傢那樣隻是搞一個概念的噱頭,而是用超強的執行力在實踐,我覺得這點很酷。還想看更多設計資訊、設計新聞?請瀏覽文創資訊設計頻道

source:http://news.vsochina.com/design/42765.html